前沿产经网 深度研究产业经济

高校院所合同项数逾46万——超四成科技成果向制造业转化

《中国科技成果转化2021年度报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近日发行。报告显示,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活动持续活跃。2020年,全国3554家高校院所的合同项数为466882项,合同总金额为1256.1亿元,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和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转化科技成果超过1亿元的高校院所数量为261家。

该报告是在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的指导下,由中国科技评估与成果管理研究会、国家科技评估中心和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共同编写。国家科技评估中心主任聂飙表示,年度报告已连续出版发布4年。2021年年度报告编写组继续扩大数据收集范围,共有3554家单位填报了符合要求规范的年报数据,其中高等院校占40.3%,科研院所占59.7%。

成果转化活跃

“科技成果转化活动持续活跃,多种转化方式呈上升趋势。”中国科技评估与成果管理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科技评估中心副主任黄灿宏介绍,报告将科技成果转化合同分为两类,一类是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方式转化,一类是以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等方式转化,不同方式转化的科技成果均呈上升趋势。

以转让、许可、作价方式转化成果合同项数、合同金额都有明显增长。合同项数达到了20977项,比上一年增长39.9%;合同总金额为202.6亿元,比上一年增长32.3%。以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转化成果的合同涨幅不如前者,但也有所增长,合同项数是445905项,比上一年增长5.3%;合同金额为1053.5亿元,比上一年增长9.3%。

其中,科技成果流向聚集明显,超四成转化至制造业领域,超六成转化至中小微其他企业。以转让、许可、作价方式转化的科技成果转化至制造业的合同金额为84.6亿元,占合同总金额的41.7%。

各地方科技成果产出与承接能力分布特点显著。东部和中部地区是科技成果的主要产生地,科技成果产出合同金额排名前3位的地区是上海、北京和湖南。科技成果主要转化到东部地区,承接科技成果转化合同金额排名前3位的地区是上海、山东和广东。

“北京市和上海市高校院所多、科研能力强,输出成果到其他地方合同金额远大于承接其他地方成果转化合同金额,对其他地方辐射能力强。山东和广东对其他地方产出的科技成果吸引能力强,承接金额高;江苏和浙江科技成果转化平衡有序发展,科技成果产出能力强,承接和输出能力较为匹配。”黄灿宏说。

发挥高校优势

让科技成果“纸变钱”,显示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实效。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高校院所专门成立了适应自身特点的技术转移机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不断向专业化、市场化和社会化发展;高校院所与企业共建的研发机构、转移机构和服务平台的数量快速增加,不断吸纳聚合各方资源助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802家高校院所自建技术转移机构,比上一年增长16.4%;1106家高校院所与企业共建研发机构、转移机构、转化服务平台,比上一年增长5.5%。

一些高校院所拿到了“大单”: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以作价投资方式转化半导体激光技术成果,合同金额高达7亿元;四川大学以作价投资方式转化“新冠病毒疫苗”等21项科技成果合同,金额达5.116亿元……

一些高校院所获得了“丰产”:在该报告的2020年高校院所科技成果合同金额前100名榜单中,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分别以321470.56万元、268828.15万元、262630.54万元位列前3名。

“大单”与“丰产”,离不开近年来高校院所科技体制改革的深化,比如对个人奖励比重的提升就极大提高了科研人员参与成果转化工作的积极性。报告指出,高校院所奖励个人金额比例占成果转化现金和股权收入总额的比重超过50%,奖励研发与转化主要贡献人员金额占奖励个人金额的比重超过90%。

比如,上海交通大学构建了以成果转化为核心的赋权三段式决策链,明确成果转化流程,形成权责清晰的科技成果转化管理架构。上海交大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中心主任刘群彦介绍,上海交大建立科技成果转化“一门式”服务系统后,实现了对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的审批及管理的在线服务,一般许可、转让项目的平均审批时间从超过30天缩短到小于6天。“2021年,上海交通大学科技成果转化合同148项;合同金额9.94亿元,同比增长22.3%。”刘群彦说。

南京大学向在校外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的科研人员团队赋予职务科技成果的长期使用权,降低向该新型研发机构许可知识产权的门槛,采取“较低入门费(5万元/可分期)+提成”的方式收取费用;还通过设立技术创新基金对重点项目进行支持。“目前,技术创新基金已经成功运行3期,共资助项目109项,资助金额1553万元。”南京大学创新创业与成果转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周剑峰说。

释放人才能量

报告指出,科技成果转化推动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和成效,但是仍然存在政策有待进一步协同落实、转移转化专业人才缺乏、金融资本支持力度不足的问题。

“科技人员最清楚科技成果的价值,科技成果转化,核心是要真正把广大科技工作者的能量释放出来。”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二级巡视员陈宏生表示,科技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正在推进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试点和科技成果评价改革试点。高校院所主管部门要把科技成果转化绩效作为重要内容纳入对高校院所各类评价体系中,高校院所也要将科技成果转化绩效作为核心要求纳入院系考核、人才晋升等评价指标中。

金融资本支持力度不足,是科研成果转化难的关键原因之一。报告显示,科技成果转化具有轻资产、高成长、高风险特征,从性质上更适合股权融资,而我国股权融资占比较低,2020年新增社会融资中股权融资仅占2.6%。私募偏向于成长期企业,种子期、初创期科技转化项目存在融资难的突出问题。

“建议推进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改革,鼓励地方设立支持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创新创业的投资引导基金,提升子基金投早投小的比例。”黄灿宏还建议,充分发挥金融机构对科技成果转化的支持作用,创新适应科技成果转化的金融产品,支持设立科技金融专业机构;坚持市场化导向,建立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体系,探索推行知识产权证券化。(记者 佘惠敏)

相关链接:

版权说明:文章均为账号作者发布,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与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